欧贝特试验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欧贝特试验设备
热门搜索:

山寨比特币炒作疯狂监管空白存风险隐患

发布时间:2020-03-10 09:50:37阅读:来源:欧贝特试验设备

12月3日,被称为“中国比特币”的元宝币交易价格一路下滑,同时交易系统出现故障,在整个元宝币玩家的圈子里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部分被深度套牢、不能提现的玩家选择了报警。

随着比特币被爆炒,带火了诸如元宝币这样的中国国产虚拟货币,它们在业内被统一称为“山寨币”,这样的虚拟货币高达30余种。一些币种在面市后,交易价格波动幅度起伏,引来了不少投机客参与交易。

《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后发现,这种国产的虚拟货币复制起来成本低廉且相当容易,只需要对比特币的客户端代码参数进行简单修改,就能开发出一款虚拟货币。目前,国内虚拟货币在生产、交易、运营的各个环节,已经成为一个产业链。

同时,这种国产虚拟货币鱼龙混杂,存在着经营难以为继、研发者圈钱跑路、非法集资等风险。然而,目前国产虚拟货币产业却处于一个无人监管的“灰色地带”,也为行业的无序发展留下了隐患。

谁在操盘?

“玩元宝币是朋友给我推荐的,他说这就是中国的‘比特币’,而且马上要在国内某个排名领先的比特币交易网上进行交易,以后价格和比特币一样会大涨。”25岁的某公司职员小李告诉记者。

小李表示,朋友11月28日晚间在QQ上向他推荐买元宝币,当时的交易价格为80元。而在第二天上午,元宝币的交易价格一路飙涨,从100多元最高涨到了205元。禁不住诱惑,小李在元宝币的交易网站上注册了账号,并通过支付宝转入资金,以一个165元购买了10个元宝币。

然而小李没有预料到的是,就在他交易成功之后,元宝币的价格随即开始“跌跌不休”,当天晚上价格跌到了80元附近。随后在12月2日,元宝币价格最低跌到了60元关口。

据了解,当日元宝币官方还出现了程序员操作失误,给所有用户多发了7.009个币,随后又进行了收回。一些误以为是系统赠币的玩家在卖出后,被要求进行及时还币。

“系统怎么能随便动用私人账户?我已经报警了,主要是举报他们涉嫌诈骗及非法集资。”小李表示,元宝币对外宣称12月2日会在比特交易网上线,但实际上并没有兑现,而且提现也被拖延。

对于上述指控,记者试图联系元宝币的官方人士,截至发稿前,并未能得到回应。

让小李不解的是,这种虚拟货币凶猛的暴涨暴跌,到底是谁在操盘?

长期关注虚拟货币投资应用的火币网联合创始人杜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和股票交易类似,参与整个交易的就是庄家和散户。庄家可以通过指定交易规则等优势操纵虚拟货币的价格,散户能赚钱的概率很小。

此前,有传言称温州资金大量聚集在包括比特币在内的虚拟货币中。不过杜均告诉记者,从自己所在的交易平台上看,温州用户并不算多,“温州资金热炒虚拟货币”的说法也缺乏数据支撑。

“炮制”比特币

比特币交易价格两年暴涨700倍,赚足了全世界的眼球。美国人Charles Lee也研发出了一个模拟比特币的虚拟货币——莱特币,半年以来莱特币价格也保障100余倍,目前其全球总市值超过6亿美元,仅次于比特币。

或许正是看到了这种虚拟货币的巨大发展潜力,国内的虚拟货币也如雨后春笋般被研发出来。

“国产虚拟货币面世的高峰期也就是在最近的四五个月时间里,种类非常多。”一家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负责人向记者介绍,目前能统计到的国产虚拟货币有30余种,比如元宝币、招财币、自由币、熊猫币、安卓币、屌丝币、龙币、比奥币等。

杜均告诉记者,从技术的层面上,这种虚拟货币的研发非常简单。由于比特币就是由一串数字代码组成的虚拟货币,而其代码是公开的。一些稍微懂得写源程序的从业者,通过对比特币的代码进行简单修改,即能研发出一款模仿的虚拟货币。

在某在线交易网站上,记者看到了一些用户发布的关于研发虚拟货币软件的帖子。这些人通过外包的形式,付资金让懂技术的专业人士研发一款虚拟货币,包括交易平台建设、挖矿软件等,付费价格在数百元至上万元不等。

“想做这个,肯定还是有利可图呗。”通过上述网站,记者联系到了陕西西安市一位发布帖子的需求方。他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上线一个虚拟货币,对外称发行1000万个,一个1元钱,而实际上只流通500万个,这样就能赚500万元。

实际上,并不是所有研发的“山寨币”都能经营得很好。据了解,除了个别币种能够持续运营外,一些国产山寨币在面世不久之后就迅速死去。

8月19日,熊猫币发布当天,就出现了货币量猛增、系统被攻击。在几天后,熊猫币即解散了官方QQ群并关闭了网页。而8月24日发布的龙币,在当天就宣告死亡。

监管空白

相对于虚拟货币的火热,其监管或处于空白状态,这也让业内对于行业的发展表示出担忧。

“对于参与的人来说,最大的风险就是没有人接盘。”杜均说。

杜均认为,从目前国产“山寨币”来看,真正通过挖矿赚币的人很少,大部分人都是进行交易投机:低价买入、高价卖出。而如果没有了接盘者,“山寨币”就将很快崩盘。

另外一个风险在于,如果有交易平台发生了“圈钱跑路”的行为,持有这些虚拟货币的投资者的资产将化为乌有,并难以追回。

杜均告诉记者,正因为国产虚拟货币存在较大风险,所以自己所在的交易平台短期并不会考虑上线这些币种。

此前,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对外称,从人民银行角度短期不可能承认比特币的合法性。12月5日下午,央行、工信部、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表示比特币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的,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不能在货币市场流通,金融机构不能投资。

尽管《通知》里表示,比特币交易作为一种互联网上的商品买卖行为,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可以参与,然而市场仍普遍将《通知》解读为监管层将对比特币“动刀”,一时间,市场反应剧烈。在《通知》下发一小时内,国内市场比特币价格由6970元暴跌至4520元左右,跌幅高达35%。

所以可以预见,国内的这种虚拟货币将长期处于非法地位。

以元宝币为例,虽然在交易平台官网上称“所有服务均出于教育和娱乐的目的,而非商业使用的目的提供”。然而在用户注册协议里,记者发现却出现了“当监管部门要求调查诈骗或其他非法行为时,用户的账户可能会被冻结”这样的表述。

这意味着,这些国产虚拟货币发行者似乎非常清楚自身的“灰色地位”。

实际上,不论是银监会、央行等机构,目前都未将虚拟货币纳入到监管中。

2009年6月28日,文化部、商务部在联合下发《关于加强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管理工作的通知》中曾提出,虚拟货币存在的问题有用户权益缺乏保障、市场行为缺乏监管、使用中引发的纠纷不断。为此,特别要求虚拟货币不得用以支付、购买实物产品或兑换其他企业的任何产品和服务。

彼时,两部委规范的对象大都集中在网络游戏经营服务的虚拟货币,如QQ币、盛大点券等。而对于如今汹涌而来的虚拟货币,仍缺乏明确的监管。

“我们也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加强对虚拟货币的监管,规范行业的发展。”杜均说。

杜均表示,虚拟货币最初的目的是金融创新,摆脱传统货币兑换、支付模式,这本身是值得肯定的。但如今随着国内“山寨币”的横行,取而代之的是投资、炒作,甚至可能出现圈钱等违法现象,所以我们也呼吁对行业进行监管。

同样,在今年召开的网络支付安全学术研讨会上,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谢平就曾建议,应尽快建立虚拟货币监督管理系统,制定规范虚拟货币的相关法规。

川百机械设备

无缝方矩管厂家

隧道堵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