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贝特试验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欧贝特试验设备
热门搜索:

京城81号下

发布时间:2020-04-10 14:01:37阅读:来源:欧贝特试验设备

娄心如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变态的黑影人会是万若飞。

借着灯光,娄心如看清万若飞的脸色非常苍白,手臂上有个血窟窿,因为那一刀血水汩汩直流,两只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如同失了理智的恶魔,丝毫认不出她一般,头一昴,又朝娄心如扑过来。

娄习如将剪刀举起。

这时台灯光闪了闪,继而灭了去。

娄心如心里暗咒,该死的这个时候居然断了电。

万若飞本来还惧怕灯光的,这会没了灯,越发发起狂,两只凝着血丝的眼睛如同两团火球在黑暗中跳跃,直直地盯着娄心如,力气之大倾刻间将娄心如揪倒在地,连剪刀都被夺了去。

娄心如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这时屋外有脚步声响起,娄心如看到了希望大声呼道:“救命啊!”

那人闻声朝她房间跑来,转动外边的锁却怎么也打不开,不得以那人拿了把斧头将门劈了开,一束手电筒的光照了进来。

万若飞一见亮光受了惊慌,越过手电筒朝房间的一面墙上退去,不出一会那墙微微震动了下,如挡板一样被揭开,万若飞穿墙而去。

娄心如吓得冷汗直落。

“你怎么样?”声音是万天宇的。

娄心如见万天宇两腿好好的站在自己跟前,并没有多少惊讶。

万天宇知道她早就怀疑自己笑道:“你不是一直都在怀疑我吗?”

“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娄心如问道。

万天宇叹了口气,将地上的娄心如扶起,“你跟我来!”

说时拿手电筒往刚才万若飞逃离的墙上照了照,见墙上有道机关,扳动机关,墙上出现一座没有底的暗室,一级又一级台阶螺旋式的直通向地底下,这情景像极了娄心如昨晚梦里见到的,只是这梦里的人物相互对换了角色,谁是凶手,谁是受害者,让她摸不着头绪。

娄心如说不出的惶恐。

万天宇打着手电筒走在前面,微弱的手电筒光照在这黑得如团墨般的地方,微弱的让她快要窒息。

二人约摸走了半个小时,见底下有一扇小铁门。

万天宇摸出口袋里的钥匙,让娄心如拿着手电筒,他步上前,熟门熟路的将铁门打了开。

一股刺鼻的腥臭闻扑面而来。娄心如难受地用手捂住鼻子,地上有斑斑血迹,看样子血迹很新鲜,像是刚流出来的。

娄心如料想应该是万若飞的血,两人追随着血迹继续往前,借着手电筒的微光,可见一堆密密麻麻的瓶罐陈列在屋子里。

瓶罐里装满了大小不一的人体组织,有心,有肺……简直可以开个人体内脏展览馆。

这情景跟娄心如梦里的一般无二,她的心越发不安。

娄心如的两腿发抖,想到那个与她长得几分像的女人被大卸八块的情景,一股寒气萦绕在在心尖,两腿不听使唤地软了下,再也走不出半寸。

“别怕!”万天宇安慰她,攥着她的手继续往前。

娄心如惶恐不安地跟着万天宇,片刻后,手电筒扫视一处,见万若飞蜷缩在角落里身躯瑟瑟发抖,眉头紧蹙着,表情异常痛苦,那模样如同被鬼附身,理智与灵魂在不断抗衡。

“若飞!”娄心如步上前冲他唤道。

可是怎么唤,万若飞就像是没听见一般。

“怎么会这样?”娄心如质问起万天宇。

“他被鬼附身了,每到子时就会发病!”万天宇不以为然地说道。

娄心如听着有些匪夷所思,在这个科学知识普及的时代,鬼神一说早就站不住了脚,可是偏偏让她亲眼见到万若飞这副不同寻常的样子,她也开始怀疑,这世上究竟有没有鬼。

万若飞的眼睁时睁时合,表情痛苦狰狞,那模样如同万蚁在啃嗜血肉,痛得他连连呻吟。

“哥……杀了我吧!我实在太……痛苦了!”万若飞找回一点理智恳求起万天宇。

万天宇伸手掏出腰上的手枪,却被娄心如制了住。

“不可以!告诉我究竟怎么会事?”娄心如有些心疼,觉得万若飞的状况不正常。

万天宇瞧着娄心如,指着她面前的瓶罐说,“你相信吗,这里的每一个瓶罐里都装着一个灵魂!”

娄心如自从进了这间暗室,已开始相信梦里见到地,不觉点点头。

万天宇开始讲起故事:“当年叔公与祖父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祖父是万家的墒长子,依着万家的祖训墒长子继承祖业,叔公只分得部分家产另外谋生。可是叔公不甘心,私通祖父的妻子,也就是万家的祖母。一个风雨夜,叔公与祖母在家苟且,祖父中途回家,不想被撞见这幕,祖父忍无可忍便将叔公杀了。心时原自尊已让他容不下祖母,便家祖母分尸,埋在这间地下室里。祖母死后怨气一直不去,魂魄经常出来作乱,凡是有来万家的女子统统被她掐死,这就是你所遇到的!只不过你命大,居然能逃过两次!”

娄心如听来像是个遥远的故事,可又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继续说道:“你祖母为什么会附身在若飞身上,而不是你?”

“那是因为,若飞长得像我死去的叔公,而我却长得像祖父!”

娄心如顿了顿,转话话题说:“那你好好的,为什么要装瘸子?”

“那是因为,要替若飞处理那些女子的尸体,又怕留下线索,所以只能装瘸子掩人耳目!”万天宇淡淡说道。

娄心如觉得他说得理由很牵强,她不相信,定是还有其他原因。

娄心如将万若飞拥进怀里,可怜的万若飞在她怀里瑟瑟发抖,突然万若飞攥紧娄心如的手臂说:“如如,快走!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

娄心如被这兄弟俩弄得一头雾水,不知该听谁的。可直觉告诉她万天宇的问题远远大于万若飞。

万天宇见娄心如开始怀疑起自己,将她一把拎了过来,指着其中的一个瓶罐说:“这个就是我祖母的灵魂!而你居然长得这么像我祖母!你说巧不巧!我们仨居然又在这个世界碰面了。”

万天宇一阵冷笑。

接着又说:“我是不会让你们双宿双飞的,我能杀你们一次,就能杀你们第二次!”

万天宇说时凶相毕露,拔出尖刀朝娄心如刺来,就在尖刀离娄心如仅有半寸地时,万天宇的身躯被万若飞突然抱了住。

“如如快跑!”万若飞呼道。

娄心如这才找回理智,慌慌张张地朝铁门外跑。身后传来万天宇的咒骂声,以及万若飞痛苦不堪的呻吟声。

楼梯极冗长,似乎永远也跑不完。

娄心如害怕梦里的情景都变成现实,惊魂失措中居然失足掉入一个大坑里。

她在坑里挣了挣,发现坑里居然堆满了根根白骨,吓得连连尖叫,又怕叫声引来万天宇,赶紧掩咬住嘴皮。

果然万天宇听到了声音,拿着尖刀朝白骨堆走来。

娄心如吓得连连颤抖,不得已将白骨堆在身上,躲过万天宇。

不想这时,手机突然响起,娄心如额上冷汗直簌,连电话都顾不上接,爬出来就跑。

电话是她同学丽丽打来的,定是为了那半截手骨的事,此时就是丽丽不说,娄心如也已猜到,那确实是人的手骨,而且都是年轻的女子。那些女子定是被万若飞杀死后,被万天宇大卸八块,拿去喂了狗。

想来真是一场血淋淋的屠杀。她这一辈子都没受过的惊慌,在这一天全部出现,惹非她心脏极好,早就被这一波又一波的惊吓吓死。

求生的欲望在她心底升腾,边跑不忘按下通话键,不等丽丽开口就冲手机喊道:“救命!”

电话那头的丽丽怔了怔,瞬间明白过来:“你在哪?”

“京城81号……地下室!”说时气喘吁吁,冷汗如大豆般掉落,突然心尖一颤,惶恐不安地望着一步步朝她走来的万天宇,手机滚落在地。

丽丽的声音继续响着。

娄心如吓得蹲在地上,双手环臂,身躯羸弱的如同一片飘零的枫叶,害怕和无助占据了她的全部。

她试着用恳求的目光朝万天宇说:“我是娄心如啊,不是你的祖母,求你放过我!”

万天宇已发了狂,冷笑道:“贱女人!谁叫你这张脸长得像谁不好偏偏要像她!”

娄心如抖抖颤颤盯着万天宇手里的尖刀,见它一步步逼近自己的咽喉,不时瑟了又瑟。

突然一道红影飘来,只见一个身着红衣的民国女子一脸苍白地站在万天宇身后。

娄心如只见身前一团寒气袭人,还没来得及看清女子的脸,就见万天宇已被女子勒住脖颈拖走。

红影继续闪过,她便无了知觉。

醒来时,躺在医院的大床上,丽丽守在床边,正在削苹果,见她醒了,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她。

娄心如惶恐不安的心始终难以平静。

“他们怎么样?”她终于寻回自己的开口问道。

丽丽知道她说的他们指得是万家兄弟俩。

“一个服了过多的阿托品,精神崩溃,至今昏迷不醒;一个昨天晚上坠楼身亡,死得极为恐怖,听说两眼睁得比灯笼还大,脖子上留下一道青紫色的手印!”丽丽说时脖子瑟了瑟,似乎想到那死人的样子汗毛直竖。

娄心如安心地闭上了眼,原来已经结束。

丽丽却继续八卦说:“听说万家老大是被鬼吓死的,老二精神有点失常,你以后还是与那个二世祖断了吧!”

娄心如摇摇头:“若飞他是无辜的,那些药都是万天宇偷偷给他下的,所以若飞才会精神失常杀了人!”

“叹!你说那兄弟俩怎么回事啊!”

“妒忌吧!老大妒忌老二,所以一直装瘸子,暗地里给老二下药,还借老二的手杀了那么多人!他是死有余辜!”娄心如说道。

现在她明白万天宇这些年来心里一直存有阴影,那是来自万家夫妇对万若飞的疼爱,万天宇不服气,暗地里治好了自己身体的残疾,却始终治不好心理上的残缺,对自己的弟弟下起毒手。

丽丽想了想又问:“那万家老宅究竟有没有鬼?”

娄心如想起眼前的那团红影,闭上眼没有回答。

娄心如认为世上本就没有鬼,心里有了鬼,鬼就会找上门。

(完)

捕鱼机多少钱

深圳回收钴酸锂

槽钢

昆明柳工挖掘机2018开门红